赤静司

这里赤静司_(:3」∠❀)_
既不会写文又不会画画
偏偏脑洞多得要死
游戏也玩不好
学习也学不好
人生没有了光亮
P.S. 咱是杂食动物呦

金鱼

明明是冬天来的

家里的金鱼死了

不知道为啥养啥都养不活

仙人掌太阳花乌龟都养死过


  夏夜对我来说总是烦躁不安的。

  蝉声,树叶声,升高的气温,这些无一不使我心情烦躁。

  

  柔软清凉的感觉包围着我,

  

  是水吗?

  

  是的。可是又有哪里不对劲。

  

  啊啊,柔软的,清凉的,

  自从那天以后有多长时间没感受过了呢?

  

  这么想着的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与我相对的是

  

  一双奇异的眼睛。

  

  突出了前颅的,圆滚滚的褐色眼球。

  

  金色的鳞片在我身边盘旋。

  水花打着转,带着一些残骸从我身边飘过。

  

  那是什么呢?

  啊啊,原来是金鱼啊。

  

  那是什么呢?

  啊呀,原来是那些家伙的死体啊。

  

  报应。

  那一刻,我的心中只有这两个字。

  

  两个

  把我害惨了的字。


智障少女的随笔



穿过绿色的林荫,走过鸟语花香的森林,在面前的,是灯火通明的世界。


赤果的双足踩过细腻的软沙,之后踏上水晶一般的平台,望着眼前的警告、望着眼前的邀请。


水底的月亮散发着光芒,繁华的世界映着荒凉,神秘的书阁中的预言家沉睡百年,远古的守卫者囚禁在笼中



太阳的神庙燃烧着海的生命,熔岩将祭品扯下,海笑了,海哭了,少年走上了阶梯,做出了令他后悔一生的选择。


朽木构筑了虚假,愚昧的人们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那教会之中埋藏了什么,不知道十字架下有多少罪与恶。


勇士走上了洁白的坟墓,可他看不到彼岸的繁华,可他看不到烈士的灵魂。


它们在嚎叫,驱赶着这个无情的刽子手,可他们又何尝不是呢,愤怒的英灵们将他焚化成灰,可他穿过了坟墓,到达了此世。


罪与罚的紫砖折射着“勇士”变换的脸庞,恨意与爱慕充斥着黑色的心灵,无数罪恶而又纯白的灵魂被斩于剑下。


终于,他来到了神圣的高塔,爱恨交织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神座上恬静而又美好沉睡着的男人,他伸手抱住了男人,仿佛要将男人的骨肉融入自己的身体一般。


男人挣扎着苏醒了,世界的意识操纵着勇士的双手与男人的身体,长剑埋入了金色的湖泊,流金一般的血液开出了郁金的花儿。


于是穿过狩猎场的林荫,杀死了无数生灵的刽子手与无辜神灵又一次的开始了不变的结局,是的,他们改变不了的。


双监管
我朋友一个盲女
屠夫是红蝶和杰克
把我朋友和另一个佣兵放了
然后
这个人
一个医生
有海盗
平时人家不放她她就举报
一直躲猫猫
从不扛刀救人
被人打了就说
“我是用溜高阶的技术溜了——(原话太难听)”
而她是个小蜜蜂
EXM?
还说我朋友要不要脸
您这脸皮是有多厚啊?
平时和我朋友出去玩都是我朋友掏钱
她死吉尔花
每次都花和一两千
还特鄙视我朋友
EXM?
已经删好友。